当前位置:克鲁鲁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好意办螃蟹宴,贾母为何还要讽刺她?
红楼梦中薛宝钗好意办螃蟹宴,贾母为何还要讽刺她?
2022-07-12

贾母,又称史老太君,贾府的最高权位者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,接着往下看吧~

十二钗里的史湘云,以心直口快、性格豁达著称,在大观园诸芳中,犹如一个小太阳,所到之处,洋溢着女侠风范。

所谓“阳光照不到人皮下包裹的黑暗”,史湘云一进荣国府,就和林黛玉掐架,而把薛宝钗认作自己的亲姐姐。

作为一个“襁褓之间父母违”的孤女,史湘云在遇到薛宝钗后如遇父母,动情地对宝玉说道:

“这些姐姐们,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。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。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,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无妨的。”说着眼圈都红了。

薛宝钗体贴史湘云,最感动湘云的就是帮她办了一次周到的螃蟹宴。

说起这次螃蟹宴的起源,本来是史湘云没脑地向大观园诸芳夸下海口,说要做一次东道主,邀请一次诗社。

这天晚上,宝钗就把原本住在林黛玉潇湘馆的湘云,邀请到自己的蘅芜苑安歇。

史湘云是个直心肠,说是起诗社, 就立马忙着拟题、限韵。

谁知这时宝钗以知心大姐姐的口吻说,拟何题限何韵不重要,重要的是如何请客,怎样处理好荣国府的人际关系:

“既开社,便要作东。虽然是玩意儿,也要瞻前顾后,又要自己便宜,又要不得罪了人。”

你看,本来是一件作诗的雅事,宝钗生生把它搞成一顿公关饭。首先就问湘云,要做东,你有钱吗?

“你家里你又做不得主,一个月通共那几串钱,你还不够盘缠呢……难道为这个家(史家)去要不成?还是往这里(贾母)要呢?”

史湘云本来没想这么多,听到宝钗的分析,一下又为难起来。这时宝钗又给湘云出主意:

“我们当铺里有个伙计,他家田上出的很好的肥螃蟹……前日姨娘还说,要请老太太在园里赏桂花吃螃蟹……你如今且把诗社别提起,只管普通一请。等他们散了,咱们有多少诗作不得的?”

宝钗这段话绕来绕去,可谓把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,仔细分析这段话,宝钗表达了3层意思:

1、你做东道的花销,我替你买单了。

2、我姨娘(王夫人)本来就要用我们的螃蟹请老太太(贾母)吃饭。

3、我给你想个将两次请客并作一次的省钱法子:以你的名义请老太太和我母亲(薛姨妈)吃饭,先别提做诗社的事,等他们都吃罢了,我们再做诗社。

薛宝钗这么绕来绕去,,真的只是为解史湘云的麻烦吗?并不是!

宝钗用一次螃蟹宴的花销,实际上办了4件事,真实目的直指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木石前盟,其心机之深沉,一般人根本看不出,却被贾母一语道破,怒骂:这螃蟹不是好东西!

一、用20两银子,还了贾母50两银子的饭局。

薛家拖家带口,刚进荣国府,贾家就“合家俱斯见了,忙又治席接风。”之后贾家的大宴、小宴,都请薛姨妈做坐上宾,但薛家却从来没有还过席,这其实于礼不合。

即便晴雯、袭人等请宝玉吃生日宴,宝玉都要还席,而薛家却厚脸皮地,只进不出,对此荣国府上下有没有意见呢?答案是——有。

第50回,入冬后的第一场雪,薛姨妈来找贾母,说本来想请你吃饭赏雪呢,知道你歇息的早,又听女儿宝钗说你心里不大爽快,所以没请。

按说,薛姨妈在荣国府是客,贾母接下来该说怎么能让你破费呢,但贾母却偏偏来了一句——往后下雪的日子多呢,再破费不迟。

这还不算,王熙凤还半开玩笑,半认真地说:“姨妈看仔细忘了 ,如今竟先称50两银子来,交给我收着,一下雪,我就预备下酒……”

贾母和王熙凤这双簧唱得好,其实就是在挤兑薛姨妈只赴宴,不还席的粗鄙做法。

像贾家这样的人家,一般都很讲究脸面的,薛家如果偶尔在贾家蹭饭,贾母和王熙凤应该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怼人。可见贾母等早对薛姨妈的做法有了怨言。

薛家其实并非不想还席,只是贾家的席面不是好还的,从王熙凤的口中可知,薛姨妈要请贾母及荣国府上下吃一顿饭,正常花费在50两银子。

而如果用史湘云的名义请贾母吃饭,一个小女孩就不用那么破费了。

究竟这次螃蟹宴花了多少钱呢?刘姥姥算了一笔账:

“这样螃蟹,今年就值五分一斤,十斤五钱,五五二两五,三五一十五,再搭上酒菜,一共到有二十多两银子。”

宝钗用20两银子,就体面地请了贾母的客,这账算得精啊。

二、打脸贾母: 让客人请吃饭,有脸吗?

史湘云本来是贾母的外甥女,她做东道请客,竟然是薛宝钗帮忙张罗的,这其实是打了贾母的脸。

史湘云在荣国府是客人,而作为客人的史湘云,却在贾家的大观园请贾母吃饭,还是因为湘云没钱,让薛家帮忙请的,贾母这主人的面子往哪搁?

贾母之所以接受湘云的邀请赴宴,是因为她一直以为湘云是自己的外甥女,且她是个直肠子,不会给自己使心眼。

加上贾母认为湘云一个小孩子,请客自然只是小孩玩意儿,自己赴她这宴,也是给孙辈凑趣儿的做法。原文中描写贾母这段心理时说:“是她有这雅兴,须要领她这雅兴。”

看到了没,贾母赴湘云的宴,本来只是为了雅兴,谁知这个没头脑的湘云上了宝钗的当。

这也是为何宝钗事先就交代湘云:“如今把诗社先别提起,只普通一请……”其目的就是不让贾母知道湘云的席面,是自己治办的,那样,贾母是不会赴宴的。

三、林黛玉在贾家是白吃白喝,我薛宝钗是富贵皇商。

薛宝钗替史湘云办这次螃蟹宴,本质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大观园收拢人脉,为击败林黛玉和贾宝玉的姻缘做功课。

广请荣国府之人,为金玉良缘铺路。

你看史湘云安排的宴席,“上面一桌:贾母、薛姨妈、宝钗、黛玉、宝玉;东边一桌:史湘云、王夫人、迎、探、惜;西边靠门一桌:李纨和凤姐的……又令人在那边廊上摆了两桌,让鸳鸯、琥珀、彩霞、彩云、平儿去坐……又出至外头,令人盛两盘子与赵姨娘、周姨娘去……”

这是贾母还在宴席上时,湘云请的人,贾母走后,湘云“又命另摆一桌,拣了热螃蟹来,请袭人、紫鹃、司琪、侍书、入画、莺儿、翠墨等一处共坐。山坡桂树底下铺下两条花毡,命答应的婆子并小丫头等也都坐了,只管随意吃喝……”

你看这周到劲儿,是她直肠子史湘云做出来的吗?这是薛宝钗在替薛家笼络人心:面面俱到,从主子,到得脸的丫头、婆子,到人人不喜欢,但很得贾政宠爱的赵姨娘,都请到了。

宝钗此举,实际是在为自己的金玉良缘铺路,一方面是为自己积攒人脉,一方面是告诉荣国府上下——薛家很有钱。

在荣国府制造林黛玉是穷光蛋,薛家很有钱的印象。

薛家刚到荣国府,就给王夫人说“一应日费供给,一概免却”,表明薛家不用贾家的钱度日。

而实际上,薛家统共几个人,宝钗在贾家生活,薛姨妈常年如长在贾家一样,不是在贾母处唠家常,就是在王夫人房中叙姐妹情,母女两人带着丫头、婆子天天吃住在贾家。

薛家为何如此抠门?曹翁在第3回明确说:“自薛蟠父亲死后,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、总管、伙计人等,见薛蟠年轻不识世事,便趁时拐骗起来,京都中几处生意,渐亦消耗。 ”

啥意思呢——薛家没钱了,穷了。

书中多次说过,荣国府上下都是“一颗富贵心,两只体面眼”的人,如果知道薛家穷了,荣国府上下的人都不会看起薛宝钗,宝钗更加没有资格嫁给贾宝玉。

所以薛家在明面上一直都在维持一个富贵之家的名声,就连王夫人都说——“知道他家不难于此”,邢夫人也在心中忖度薛家:“薛家根基不错,且现今大富……”

薛家从不按照贵族规格请贾母吃饭,却广请下人,薛宝钗的计策是,在荣国府形成一种势,孤立贾母支撑的木石前盟。

贾母让薛姨妈请客,实际是逼迫薛家现出原形:她们根本请不起50两银子一顿的饭。

但薛宝钗却反其道而行,让史湘云出头,代表薛家请客,既少花了钱,还用“薛家帮史湘云这个客人请贾母”,打脸贾母,史湘云这个客人做东道,还用薛家这个大富豪的钱,贾家和薛家,到底谁更穷?

金玉良缘比木石前盟的优势就在薛家比林家富有,如今这顿螃蟹宴,告诉贾家上下,薛家确实富贵,而林黛玉呢?

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应该给了女儿不少钱,包括贾琏在林如海死后,应该也得到了林家不少产业,但贾家要吞掉这笔钱,所以不能把这些产业公之于众,因此贾母面对薛家的假富贵,反而有口难言。

在螃蟹宴这一次,金玉良缘在贾家扎下了根,林黛玉却无奈说出:“我是一无所有,一草一木,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,那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?”

一场普普通通的请客,硬是让宝钗整出这么大的周折,宝钗的目的其实直指黛玉和宝玉的木石前盟,这手段,就说你服不服?

难怪贾母临走对史湘云和薛宝钗说:“那东西虽好吃,不是什么好的,吃多了肚子疼。”薛家准备的螃蟹不是什么好东西,骂得够狠吧?宝钗的心机,也就贾母可以抗衡。一场螃蟹宴,堪称神仙打架,也将宝黛姻缘推得更远。